这为他后来从事生态保护打牢了基础
2018-08-29 12:5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卓识勇毅,方显其责任担当。郑文泰说:“中国只有一个海南,唯一的绿洲在海南,我是学热带植物的,对于濒危的植物不补救,那岂不是千古罪人?”正是缘于此,郑文泰“圈地”不建房,却倾力于绿色生态保护,并因此与父母分别、与子女分离,放弃亿万家产、倾尽个人所有,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、这种责任担当的意识,就是海南绿色生态最大的“保护罩”,就是生态文明建设所需要的强大动力,就是谱写美丽中国所必须具备的“绿色墨水”。

同一年,他扛着锄头,在热带花园相思湖畔开始补种树苗,做起了第一批生态群落和片区的修复。

“其实我还会有不安,我只做了一点点,这片土地却给了我那么多,海南是我心的方向,我全部信心、力量和幸福的源泉,我离不开这里,就像鱼儿离不开水,血脉已连着血脉……”

是怎样厚重的情感,能让一个人为保护生态而掏尽心窝?有什么样的力量,能让心铸成坚守而无悔的铁壁铜墙?在兴隆热带花园——全国侨界杰出人物郑文泰的家,我们再次见证了它,那是一位印尼归侨与祖国热土的血脉相依。

“没有人会眼看着家园受破坏,我想把能做的先做起来,你知道吗?华侨像飘萍,祖国家园对每位漂泊的华侨来讲,是背后的脊梁,于我尤是。”郑文泰声音低沉缓慢,不经意间目光相触,看见他眼里的红丝和泪水……

万宁兴隆侨乡,铜铁岭青梅山相偎相依,山下一棵大大的无忧树,小心翼翼用枝蔓护着寄生于树茎、盛放于早春的兰花,那情形,像母亲。

1997年,亚洲金融风暴席卷而来,参与郑文泰热带花园建设已5年的合作伙伴,纷纷撤资,局面直转而下。热带花园正面临开业,资金链却断裂,连花园的水泥路也没法跟外面连通,这是为恢复生态变卖了1亿家产的郑文泰最难捱的时刻。老父亲专为他从海外回来,什么也没多说,给了数百万资金应对难关,看着变成了农民模样的儿子,从来少语的他只说了句,“保护家园和生态,你做的事,是比我想象得还要大的事!”

郑文泰集结了20多人的精英团队进了荒山,在今天热带花园海南村西侧找到了一口井,搭起了苗圃棚子,培育恢复濒临灭绝的树种。

山风如濯,夜深时分,郑文泰有看书和上网的习惯。他经常收到各地的来信。

1972年,郑文泰进入香港大学建筑系学习,3年后,转入台湾文化学院建筑系。此后,他周游世界,到堪培拉、塞舌尔……并开始在建筑设计和酒店经营上发展,在香港建筑领域颇有名气。他也于1984年应邀承担海南行政区华侨大厦改造、参与五指山酒店建设等,俨然一位奔忙不停的生意人。

而郑文泰很多次被问到:百年之后没人继承你的生态事业?他笑说,“只要爱这里的人,就是我的继承人,他不一定要有血缘关系。我搭好了构架,后来人按照构架管理下去,花园不会消逝。现在,我反倒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放松,2013年这里被国家授予低海拔森林公园,被更严格地保护起来,我再不担心有老板觊觎这里来盖房子了……”

奔波劳碌的结果,就是他靠个人奋斗积累起巨额财富,甚至可以跟父亲一较高下了。

我们轻声地问:“你心中一定有种东西,让你舍弃了亿万家财,投身生态,这东西是什么?”

他手拿着gps定位仪,自己规划、设计、测算,找人开荒修建一条条羊肠小道。

他记得有不认识他的农民曾评价他,外面来人说兴隆像个大花园,农民一脸骄傲地应答,“因为咱们这有郑文泰啊!”

“如果让你重新选择,你还会再一次挑生态这艰难的担子吗?”我们问。

“每次台风暴雨吹倒苗木,他心疼得不得了,快60岁时还自己拿着铲,扶苗、翻地、补种,2005年一个达维台风,他花了3年才恢复完好。”助手黎良金说。

“再往后,让老人心碎的事更多了。他眼看着就在与热带花园相邻的土地,地产商涌进来,大卡车5分钟一趟,拉着砍掉的一车车树木运出去,足足运了两个多月。”

郑文泰抽屉里大大的营业执照,允许经营房地产的那项,被永久的搁置,但这片沉红的土地,给予了郑文泰更高价值的回报。

有一年,印度著名的加尔各答植物园一位陌生华裔人士给他来信,信中写到:从美国棕榈——苏铁协会得知,郑文泰先生正在建设热带花园,扇棕树在印度濒临灭绝,加尔各答和兴隆所处地理纬度相近,特寄去一些种子,让扇棕能在中国海南生长,我知道您可以挽救这珍贵的树种。

多年来被很多老板觊觎的地方,曾被叫做兴隆的“西伯利亚”。1950年代以来的破坏,使这4平方公里土地成为当时最贫瘠、被弃荒的区域。

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,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,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。

“会的。”郑文泰说,“有时可能会很累很苦,但我也获得了最高的幸福!”

这青年人还在农场当过办事员、宣传员,半工半读完成了华侨大学植物分类细胞学课程,兴隆7年,郑文泰褪去了曾拿青春赌明天的叛逆,沉淀了扎实的性情。他的人生开始起飞。

他十几岁时的感悟,支撑了后半生要去完成400年才能完成的热带雨林生态恢复。

3、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,逾期均不受理。联系电话:0898-65306138

姝娅很崇拜这个光着脚丫子、卷着裤腿子,不修边幅,整日像园丁一样的老头,而更重要的,姝娅在他的眼睛里,看到了闪烁着的让更多年轻人怀有生态梦想的光芒。

这一生“少言”的父子情,随之又呈现在14年后,郑文泰与他唯一的孩子郑高峰之间。

2013年岁尾,福建永春县仙夹镇,一辆轿车驶进了夹际村,68岁的郑文泰走下来,抬头望向湛蓝的天,默默地感叹,“这是父亲的故乡……”郑文泰不曾想,他是在68岁时才开始真正去了解父亲;他从不知,这个郑氏族谱中名叫“郑亚五”的人,少年时就曾参加群众革命武装组织,后受保护远走印尼。

2004年,万宁姑娘曾蔓丽毕业应聘来当讲解员,有次,她不知道观光车上坐着老板郑文泰。“我来给大家介绍狐尾椰子,还有兰花……”“小姑娘,那你说说,这椰子树上到底能结多少果子?兰花哪部分可以入药呢?”曾蔓丽被郑文泰问愣了。

一位老人守望在花园。22年来,他与父母分别,与子女分离,为保护兴隆这片生态热土,他将生命三分之一多的时间留在了这里。

2011年,郑高峰厦门大学博士毕业,为去向心思焦虑,这是他求学多年来最难的时刻。他想跟父亲聊聊但欲言又止,“我怨过他,假如愿意给我一点点的关照,凭他的声望地位,我不会这么难。”

“这片土地是我幸福和力量的源泉,我已离不开这里,就像鱼儿离不开水,血脉已连着血脉”

我们攀上青梅山,看见石梅湾的潮水不息,东边的山峰已沐浴在一片红色的光芒里,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……

郑文泰回想起小时父亲抱他一字一句教会的汉语、让他记恨了大半辈子的藤条家法,还有父亲1990年代回乡探祖时的哭泣,忽然间感受到的乡土之情,让他一时竟无法言语。

1、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,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可这时,他病倒了。大摊黑糊状的血从嘴里呕出时,胃部大出血的突袭让他猝不及防。医生下了病危通知,郑文泰对生命第一次有了关于脆弱的恐惧。

郑文泰脑海里闪出一个个曾经走过的绿色国度,而反观身边,大建设正给祖国带来生态的倒退,郑文泰迫切地感到:如果再不去保护,美好的环境、珍贵的物种都再也找不回。不管政府是否意识到这问题,我们既然已经了解了,为什么不先去做!

直到6月9日完成答辩的那天,郑高峰意外而准时地收到了手机讯息:“我已飞来厦门,想陪陪你。”

1992年,郑文泰来到兴隆,坐在时任华侨农场场长黄炳松的面前,诚意恳请农场将这个“弃儿”交由他保护,他出资1个亿。

郑高峰说,“我到快30岁才了解爸爸:他不近人情、不表达,但心中有爱,对我,对国家。”

68岁的印尼归侨郑文泰,倾尽所有,穷尽精力,22年来默默无闻、无怨无悔地守护着兴隆热带花园,为了海南绿色的梦想奉献不已,其艰难无法细数,其辛酸更无法言尽,但其成绩世人瞩目,其品格胸怀令人景仰,其无私坚守、赤诚大爱的精神更是值得我们推崇学习。

这信条使他在“文革”前夕曾一度想去“北大荒”,而最终被安排插队到了海南兴隆。

在海南地产大热、游资涌入投机的年代,郑文泰“圈了地”,却不盖一座房子,专心搞生态恢复,这人傻了吗?

萍飘四海,更加心系中华。“华侨像飘萍,祖国家园对每位漂泊的华侨来讲,是背后的脊梁,于我尤是。”郑文泰是一名热爱祖国、热爱海南的印尼老归侨,他的“绿色梦想”与他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紧密相连。正是这赤诚大爱,他以拳拳之心“做对国家好、自己觉得最值得的事”,以绿色生态报效祖国,并以此唤醒世人对生态环境的保护意识,他为实现中国梦的崇高理想、为故土奉献全部的高尚情怀震撼人心、触动灵魂。郑文泰不愧为时代的楷模!(杜颖 张谯星 )

也有老板来找过郑文泰。“割出一小块,换回大一笔,何乐不为?你恢复生态也需要更多钱呐!”员工黄静回忆,那时起,郑文泰就闭门谢客,实在气急了,就反击:“你还够不到值得让我考察一次!”

王姝娅懂英、法、西班牙三国语言,她在德国海德堡大学念书期间访问花园就爱上了这里,大学一毕业,她就找到郑文泰,郑文泰当时正设计接待多国游客的到访中心,姝娅很快被留下了。

1960年,15岁的郑文泰从印尼回到北京侨校学习。国家启蒙教育的“第一课”灌入他脑海的是:一个人能力有大小,但一点一滴、一砖一瓦地做,汇聚起来,就是庞大的力量。

1992年,47岁的郑文泰变卖了香港、广东、新加坡等地房产、酒店,在人生的中年为自己立下了一个生态之梦。他为践行这个梦想,付出了后半生。

郑文泰能常年在庄稼地里重复枯燥的劳作,在盼不到收成的日子里耐心等待。秉性坚韧,且能忍受孤独,这为他后来从事生态保护打牢了基础。“不可能今天种树,明天就是森林花园。”

22年来,兴隆热带花园通过保护、引种,拥有4000余个乡土植物品种,占到海南原生态植物种类的50%以上。大量珍稀、濒危植物得到了保护,形成了群落。这里已是中国四大环境生态示范教育基地之一和物种基因库,22年前的荒漠山林,如今湖光山色、草木葱茏。

“在热带花园,我们不是只想着挣钱的打工仔,我们更是大自然的学生,这是郑文泰告诉我的。”10年后,蔓丽已是植物物种的“半个专家”了。

在人生的“不知不觉”里,郑文泰继承了父亲的“寡言少语”,对家园有深深的依恋,对报国有热切的渴盼。

很多父母为子女学业“打点”好了一切,郑文泰什么都没做,甚至电话里也从不多聊,每次只告诉他,“做对国家好、自己觉得最值得的事。”

2、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,为本网转载稿,不代表本网立场,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,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,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

周围的山岭他都爬遍了,为寻找植物样本,郑文泰曾从山坡上狠狠摔下来,不省人事。当他被工人救醒时,第一句话竟喊出:“我找到苏铁了!”

“人的一生,要去做自己觉得最值得、最重要的事,而这,早已与金钱无关”

郑文泰坚定守望着这片生态热土,抵却市场大潮的一切诱惑。入不敷出时,他就帮人去搞规划设计,赚钱再贴给他的热带花园。

心中有爱,方能为梦坚守。“毁灭一片热带雨林也许只要5分钟,可是恢复一片热带雨林却需要400年的时间。”郑文泰筚路蓝缕、以启山林,其义无反顾地投身到海南生态事业发展之中,既是对生态保护的关注,更是对绿色梦想的追求。这绿色梦想就是郑文泰所构筑的绿色中国、美丽中国之梦,为了追梦、圆梦,他倾注了大半生的心血、精力和全部财力。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,他的坚守精神、他的砥砺前行、他身上的优秀品质值得我们学习,其一生对绿色生态事业执著追求的高尚人生价值观更是感人心、动人魄。